同性恋基督徒能去天堂吗?走出埃及主席重申“是”

在接受华裔记者凌志慧(Lisa Ling)的采访时,“走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主席钱伯斯(Alan Chambers)重申他相信同性恋基督徒可以去天堂。钱伯斯还评论说,教会需要改变他们接触同性恋者的方式。

“我认为那些过着同性恋基督徒生活的人会和我一起去天堂吗?”他在周二的“Our America With Lisa Ling”节目抛出中这一问题,“我认为是的,如果他们跟神有一种关系。”

钱伯斯在先前的采访中也做了类似的评论。他在7月份告诉基督邮报,尽管他并不知道谁可以去或谁不可以去天国,他所知道的是,那些跟基督有一种关系的人,包括过着同性恋生活的人,是“永远安全的”。

已婚且有两个孩子的钱伯斯,并没有宽恕同性恋。他相信同性恋是一种罪,但他并不喜欢教会将同性恋问题与其他罪的问题区别对待。

“耶稣并没有说,‘来跟从我,我要修直你’,耶稣说,‘来跟从我’,”这位“走出埃及”的领袖在接受凌志慧的采访时说,“对那些或许不迎合我们基督徒信仰观点的人,我们需要在教会里做更好的工作。”

“我认为在教会里,我们选择了不介入(与同性恋邻舍)的关系,在这一问题上我们选择了示威标志和批评,而我们并没有对其他罪的问题这样做,我认为是时候该停下来了,”他说。

他所提出的问题是,基督徒应该如何“以一种不伤害他们、不冒犯他们的方式”,爱他们的同性恋邻舍?

“我不是说都要小心翼翼,因为我也有朋友是同性恋者,我们真的谈论过深刻的问题。有时他们冒犯了我,我也冒犯了他们,但这是在我们之间存在友情的前提下。”

钱伯斯从2001年起开始带领“走出埃及国际组织”。这一事工致力于帮助那些挣扎于同性吸引的人们,最近它放弃了“修正治疗”(reparative therapy)--寻求通过咨询和祷告等活动来“治愈”同性吸引的方式。

“走出埃及”停止使用该疗法的部分原因是,它会给予人们“不切实际的期待”,比如说承诺减少甚至是消除同性吸引。

“我遇到过的许多人会说,依然有着或多或少的挣扎、或诱惑、或吸引。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会说治疗改变了这一切,”钱伯斯告诉凌志慧。

以前也是同性恋者的钱伯斯,也受到修正治疗中一些技术的干扰,比如异性恋色情的使用。

尽管已与妻子莱利斯(Leslie)结婚15年,又是一名基督徒,钱伯斯承认有时依然挣扎于同性试探,但他告诉凌志慧说,他既不被认为是一位同性恋者,也没有觉得婚姻“卡壳”。

“在我与妻子15年的关系中,我的吸引力都转向了她,我一直对她忠诚,”他解释说,“我选择了这段婚姻,她是我欲望的对象,她是我喜爱的对象,除了她,我不会选择任何事或任何人。”

“这样我是一个异性恋者吗?我不知道。但我不是同性恋。”

他补充说,“我有莱利斯(妻子)瘾,我有对我妻子的异性吸引力。”

当凌志慧问到,如果他的儿子是同性恋的话,他会怎么做。钱伯斯说他依然爱他。

“如果他(儿子)是同性恋?深呼吸一下,继续跟儿子保持关系,”他回答说,“我不知道当我孩子足够大的时候会如何选择。每一天,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我爱他们,没有比我与他们的关系更重要的了。”

钱伯斯说,他认为,很多基督徒父母都想,告诉别人自己有个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的孩子是个灾难。

“我们希望帮助那些跟他们同性恋孩子有关系性问题的父母们,不要关注于或者是把中心放在他们不认同的地方,而应该关注他们一致同意的,也就是他们之间的父母亲与孩子的关系,”他说。

钱伯斯最近关于同性恋基督徒可以去天堂的评论引起了福音派基督徒的激烈辩论。匹兹堡神学院新约副教授罗伯特(Robert A. J. Gagnon) 甚至呼吁他从主席位置上辞职。十多个事工(共约270个)在过去的两个月中也离开了“走出埃及国际组织”,但董事会依然支持钱伯斯。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董事会的会计沃伦(John Warren)为钱伯斯辩护说,他坚持圣经对于罪和悔改的观点,并献身服侍主。

最新资讯